Melody今天周六要上課(補下周中秋節連假調課)   回家後問說 今天很多同學在說一句甚麼有名連戲劇的台詞  她一直想表達正確內容給我們(關於最近的政爭新聞)  後來告訴他是不是後宮甄環傳 裡面的一句台詞:賤人就是矯情   說對~對~就是這句  因為家中沒有裝第四台  也不喜歡她去看連戲劇  所以她才會不知所云

   爸比問她妳們班同學以前不是常常挺那位嗎?  怎麼了?  可能他們覺得被騙了吧   所以說小朋友受家庭教育與電視網路影響很大  學校老師倒是不會觸及政治方面議題   賤人就是矯情  本來不適宜說 但是小朋友同學之間的話題 也不能把它當耳邊風   公民正義與公民教育是要學習與參與

    爸比趁機簡單的法治教育  那位大家口中的X人 因為行徑像獨裁著  打著正義之旗 行獵殺政敵之無情手段  自己以滅小惡之藉口 行大惡之手段  雖然非法關說當然是不好 (只送監察院而沒送法院  行政調查表示是他認為犯了行政責任)  但是非法監聽手段是人民公敵  美國水門案就是如此  他雙重的標準 令人不齒   自己也為選大位 司法關說施壓  修改黨章讓他可以具有參選資格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若有犯法也要讓人有伸辯機會 

   自己大辣辣施壓黨內考紀會(黨內的法院) 當起法官了  十三道金牌獵殺    特偵組宛如東廠  洩密與越級報告(前任調查局長也因此而被關)  執行超過職權的調查與監聽  這些多是違法行徑   非法取得的證物法庭上是有爭議   若覺得有問題可以移送法辦  而不是一人說了就算   黨紀不能凌駕憲法

 

   哪個民代沒有為選民服務關說(關心)甚至於施壓  記得有個名的私校家長擠破頭請人關說 就是要進去念   大大小小關說每天上演 例如:訂位 訂票 喬病床 違規事件關說 人事關說    但是若超個那把尺 就由司法來認定裁決  

    以前有僑生,軍人,原住民 聯考加分(其中除了原住民外其他多是特權照顧 )  那位先生也是香港僑生 所以上建中台大並不稀奇

     賤人就是矯情  本來不適宜說 但是小朋友同學之間的話題 也不能把它當耳邊風   公民正義與公民教育是要學習與參與

     雙重標準(寬以律己 嚴以待人)   他說過的話是否經得起檢驗  11%總統是否該下台 當你指責別人的話   是否趕快實現說過的話   下台才是國之大幸

 

     根據馬英九持有的香港生死登記處出生證明真實副本,他是1950713日出生於香港九龍油麻地廣華醫院[4]。反對政營人士於2007年第12任總統選舉時出示疑似馬英九女兒馬唯中的美國出生證明影印本,上面父親出生地填載為「中國深圳」(Shengchun, China)。在他於革命實踐研究院所寫的自傳(引自《傳記文學》88卷第6期)中則自述「民國三十九年七月十三日生於廣東,民國四十年十月自香港來臺北」。祖籍湖南湘潭縣(一說衡山縣),是家中五個孩子裡唯一的兒子。1951年隨雙親移民臺灣,1962年畢業於臺北市立女師附小,後於1965年畢業於臺北市大安初中,以港澳僑生身分加分25%考入建國中學1968年畢業於建國高中,並考上文化大學,次年以轉學考進入臺灣大學法律系。  父親是國民黨高級黨官

   1972年畢業於臺灣大學法律系。大學畢業後後入伍服海軍預官役,任職於左營海軍司令部少尉後勤軍官。1974年,考取中國國民黨中山獎學金赴美國攻讀法律。 

   1976年,獲得紐約大學法學碩士(LL.M.)學位。同年與大學同學周美青結婚,並於198011月在美國紐約生下長女馬唯中。1981年,獲得哈佛大學法學博士(S.J.D.)學位,回台前兩次參加美國律師考試,惜都未通過

 

 

待續...

 

    這是“香港第一才子”陶傑評論馬英九的文章。今天年代電視的一個談話性節目主持朗讀其中的幾個段落進行調侃。文章除了誤認馬英九是政治系學生外,其他均很精彩。


小九失蹄

坐看雲起時專欄  香港壹週刊 第1229期  2013.9.26
⋯⋯

台灣總統馬英九密謀「刺王」。因不服三權分立的民主制度,視立法院長王金平為施政「障礙」。豈知偷雞不成蝕把米,由於做法粗糙卑劣,

廣受台灣選民唾棄,民望直插至單位數字。

馬英九不適宜做總統,明眼人早就看出來。但頭腦簡單的,當時左觀右看,特別是受到陳水扁貪污的刺激皆淪為「九粉」。曾記否八九年前海內外幾乎每一個華人,都視馬英九如馬槽上剛降生的小耶穌,以為選了此君,台灣有救。
馬英九為何不適合做總統?第一,此君在大學讀「政治系」出身。凡讀政治系的,紙上談兵,必不懂得如何「從政」。政治系的學者皆是一群書生,叫他們做總統,必生靈塗炭。美國總統歷任,無一人是政治系畢業生。讀文學系的,又有幾個是受歡迎的作家?同理,這一點,問報紙的老闆也知道,大學的新聞系教授,有幾個會辦新聞、敢進一家暢銷報紙出任總編輯?此為其一。
另外,何況馬英九早年去美國留學,有沒有專心讀書?小馬哥積極參加什麼「保釣運動」。「保釣」熱血青年,這種人從政,一定會斷送一個國家或社會。
第三,馬英九無政治的拼搏奮鬥經驗,他是當年總統蔣經國提拔的乖仔牌人才。馬英九是蔣經國的英文秘書,蔣經國見美國來賓,馬英九侍奉在側。有一次,蔣經國告訴來訪的美國新聞主編,準備開放報禁、黨禁。蔣經國未事先告訴馬英九此一政治改革內容,馬英九當時聽了,嚇得目瞪口呆。
一個有從政品格的人,必臨危不亂,天大的事塌下來,像九一一恐襲,半夜三更接電話,也不會目瞪口呆,何況蔣經國向美國人透露即將開放報禁,根本是屁大的小事。馬英九的性格心理,證明他是從小備受保護的一名小白臉官少爺,思想幼稚,頭腦簡單,熱情有餘,謀略不足,是一名純粹的道德主義者。這種人做了國家領袖,而且還是民選,一定仆街。
在外國讀書,不懂得善用時間,搞什麼「保釣」,一定是唐人街的「乾炒牛河」分子。什麼叫唐人街乾炒牛河分子?就是一旦去了西方,文化習慣與當地格格不入,三天五頭就會想到「祖國」。七八十年代,如果有讀台灣的「留學文化」,像於梨華的小說「夢迴青河」、白先勇的「上摩天樓去」,都知道那一代台灣留學生的性苦悶和所謂「文化壓抑」。到了外國,無端多愁善感地「懷鄉」,覺得一切還是「中國」好,這種人平時開口則「外國的月亮不特別圓」,但出於形勢所迫,或是趕廣東道自由行的時髦,或出於自己對人生目的的惶然,也跟着「出國」。

馬英九正是那股「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人,來去之間,混到一張美國文憑,對人生是來回卻毫無主見。
至於當英文翻譯,怎可以做總統?大陸的唐聞生、王海容、冀朝鑄,都做過毛澤東的英文翻譯。毛澤東從未提拔過翻譯做「接班人」。在這一點上,毛澤東比蔣經國高明。
不必對馬總統有任何個人認識,隔海遠觀,憑此三四樣,即可判斷此君做了總統,對台灣是一場災難。
但是為什麼馬英九當年「高票當選」?另有一深層原因,就是馬小九青靚白淨,極得師奶歡心。這又危險了:中國式師奶阿嬸,尤其不懂政治,對餸菜價格和電視劇偶像才最敏感。由看慣電視劇的阿嬸、捧慣張國榮周杰倫的少女來做主導,憑她們尖叫的歌聲粉絲情緒來決定「民主」的方向,選馬英九,不如選馬景濤,或者 Rain吧?台灣又哪能不仆街?
馬英九可能是一位台大的優良校友,要從政,此君簡直一無是處,因為缺乏基本的判斷力。台灣導演李安的「色,戒」在台灣首映,馬英九前往觀賞,散場後淚流滿面,說這齣電影很感動,講出當年抗日志士刺殺漢奸的偉大。我的天呀。對於文藝缺乏基本的欣賞力,香港的末代港督肥彭,出掌香港時,每週一次去香港電台主持古典音樂的鑑賞節目,對於莫扎特蕭邦說得頭頭是道。香港曾貴為英國殖民地,當然不必「普選」。英國閉着眼睛亂派總督,每一任都高明過台灣人選出來的馬英九。
台灣的民主作出了錯誤的選擇。三任民選總統,水準最高的是李登輝,可惜此君的日本味太濃,中國人不會欣賞。幸好馬英九已進入第二任,台灣人終於覺醒了。王金平四海活絡的精神,根本是台灣的韋小寶,而馬英九卻自認大俠郭靖。郭靖遇上韋小寶,非要拔劍將這個小流氓誅殺不可。幸好在金庸小說裡,這兩位「大英雄」,只出現在不同時空,從來沒有遇上。
馬英九做總統,做不成岳飛,做吳三桂,綽綽有餘。台灣已在懸崖邊,只差半步,即萬丈深淵。馬英九的天真爛漫,三歲小孩的心智,對於欺詐與甜言,全無抵抗力,只見全世界都是「中國製造」,他以為台灣趕上這班列車,也會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員。如此朦朧執政,豈有不玩完之理?盼望馬英九覺醒,已不可能,天佑台灣,在粉身碎骨之前,快將這個包袱甩掉吧。

(陶傑)

melody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